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以肉体换丢失的玉佩却人财两失】(补记:五次被肏之前两次)【作者:charubb】
【娇妻以肉体换丢失的玉佩却人财两失】(补记:五次被肏之前两次)【作者:charubb】
字数:105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说明:本文的产生基於事实,因其中男当事人已OVER,在他OVER之前也不会上网,更不会进到论坛,我,也就是本文的绿帽男,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后,弄明白来龙去脉,记下。

  本文第一部分已发,即《娇妻以肉体换丢失的玉佩却人财两失》,第二部分即本文,写了两次我女友被肏. 第三部写后三次被肏,根据行文后三次被肏也可能分成两次发。

               *********

  千年修得共枕眠,百年修得同船渡,那多少年能修得肏五次呢?要强调的一点是,每次都高潮两次以上,都是无套内射,而且还是女人倒贴?

  人的一生,有些事,听起来匪夷所思,却着实是机缘巧合。

  后来,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手段,渐渐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不要问我採取的什么手段,这样的事太多,只要你想去做,就会知道自己想要的。

  现在回过头来前后考虑这件事,我其实是把事总是往命运上靠,想想也是,这个老头并不是老婆到现在为止唯一的老头,当然,别的老头那是在另外的文章里的事了,因为对那个老头的研究还在进行,文章并没有写完。

  想到老头,特别是本文的开澡堂的老头,又想起了一件事,也值得一记。
  仔细想想,那是刚刚破了女友的处女身子,我们的第一次是在河边的大树底下发生的。前面的几次都是在野外进行的,第二次是在一个公园的荆条丛里。第三次是在一个澡堂,不错,就是本文主人公老头的澡堂。

  那时,老头的澡堂还在村子外面靠着一条路,因为第一次和第二次我和女友的性事都差点让别人发现,女友不愿意再在野外,那时也没想到可以开房做爱这一概念,毕竟还年轻,社会阅历还是差了点。

  那天,双人浴刚刚开始流行,我就和女友商量,可以一起洗澡时做爱。
  刚开始我们打算去老头开的澡堂共浴,可后来女友为了不让熟人碰上,那时我和她的事还没有跟她家人谈,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可是去了几个地方,不是还没有双人浴,就是有人在洗,转了一圈后,我们又是骑着自行车,很累,就又转回了老头的澡堂。

  那时我和女友见的并不多,在没有她的紧屄可肏时,我就手淫,一天一次啊。
  进了澡堂,脱了衣服,我们就开始了,可能是紧张,更可能是因为手淫的多了,反应迟钝,抽插了一个小时我还没射。

  正在我们着急时,当然要着急了,我们澡还没有开始洗呢,洗一次十块钱呢,半天的工资呢。

  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我问:谁?

  外面一个老头道:快点啊,你们洗的时间太长了。

  於是,我们就收兵,女友到时高潮了一次,我是没有射,进去匆匆沖了一下汗,穿上衣服就走。

  走时,女友包着头在前面,我在后面。

  「肯定干那事了!」

  「哈哈。」

  在出了澡堂的门外,我听到几个老头的声音,回头看看,三个老头在看着我们笑。因为不是悬疑小说,不想把伏笔埋的很深,先交待一下。一个是澡堂的主人A,一个是本人的主人公B,还有另一个老头C,也在后来的性事中出现过一次。

  后来,女友所在的村子进行第一轮改造,就是那条路的扩建。澡堂搬到了村子里面,开澡堂的A到大城市跟着儿子去了,澡堂转给了本人的主人公老头B。
  然后就有了本文所记的事情。

               *******

  1、第一次被肏:胁迫之下的被肏闲话少提,回到女友第一次失身于老头的那天晚上。

  那天,因为约好了晚上要做爱,这次出差差不多半个月了,当然,并不是约好了要做爱,这不需要约的,只要约着要见面就行了,是不?这事不需要说的太明的。而且,我那时才刚刚肏上女友,对於那粉嫩的奶子,紧紧的阴道也是渴望的很。

  女友去洗了澡,回到家,在房间里照着镜子梳头,突然发现脖上空无一物,用手一摸,确实空空的,心里一惊:玉佩呢?

  女友急忙翻找换下来的衣服,翻了几遍,也没有找到,坐在床边发呆,又想了想,应该是落在澡堂的更衣柜里了,那里的更衣柜是开放的,自己洗澡时还有四个娘们,在自己这前走了两个,自己之后走了两个,不知是被前两个偷走了,还是被后两个捡走了?或者是让老头收拾卫生时拾起来了吧?自己这回来快二十分钟了,在自己后面的那两个娘们估计也应该走了吧?

  女友心里慌慌的,心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匆匆随便套上件衣服,就往澡堂跑去。

  到了澡堂,大门开着,女友走进去,静悄悄的,走到女浴室,门开着,往里一看,澡堂老头光着上身,穿着大裤头,弯着腰在拖地。

  「叔。」女友喘了口粗气道,两个奶子颤悠悠的。

  「嗯。」老头站直了,扶着拖把,抹了一下额头的汗。这时,他看着女友,眼一下子直了,浅黄色的上衣又无内衣,在黄色的日光灯的照射下如同没穿一样,两个乳头影影绰绰高高突立,而再往下看,那细白柔嫩的大腿,哇,两腿之间还黑乎乎的,没穿内裤啊,特别的是女友的裤头提的高,两腿之间绷的很紧,那条肉缝也隐隐看的清。老头的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女友的胯下。

  女友也感觉到了不对,脸微微一红,本想转身就走,可为了玉佩,没办法,就抬起一只手,挡在胸前,两腿也轻轻并在一起。

  「叔,」女友又叫了一声,「叔。」

  「啊,来吧,怎么,有事?」老头的目光从女友的胯下抽回却仍盯在女友的奶子上。

  「嗯。我的一块玉佩掉在这里了,我过来找找。」女友道。

  「好吧。那快去找吧。」老头道。

  「嗯。」女友应了一声,就小跑进了女浴。

  看着女友近乎透明的内裤下那性感屁股,老头摸着自己不大管用却不小的鸡巴,想出了一个主意。不用说,肯定是一个占女友便宜的主意。他心里嘿嘿一乐,那已经多时不用的鸡巴有了反应了。

  果然,一会之后,女友出来了。

  「叔,你没看到一个玉佩?」女友急了,「那是男友送我的,四千多块,是他将近一年的工资。」

  「你没再好好找找?」老头乐了,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就按自己想的办。
  「应该找了。」女友哭了,「可是没有啊。」

  「哈哈。」老头笑了,「别急啊。嘿嘿。」

  「怎么?」女友破涕为笑,「你拾到了?」

  「嗯。」老头道,心里扔在盘算着。

  「啊,」女友长出了一口气,「快给我吧,紧张死我了。」

  「嘿嘿。」老头没有动作,其实在考虑怎么跟女友说。

  「怎么?」女友心里一急,这老头不想给自己?他这跟自己的父亲关系还插好,也这么贪财,她心又提了上来。

  「给你可以,不过——」老头也是老狐狸了,欲擒故纵。

  「不过什么?」女友抬头盯着老头的眼,急切地问。

  「我有个条件。」老头不急,知道鱼儿上钩了。

  「什么条件?」女友急了。

  「你的奶子好漂亮,让我耍耍。」老头盯着女友的奶子道,同时一只手指向女友的奶子,那个粗黑的指头几乎碰到了乳头上。

  「啊!」女友惊叫了一声,后退了一步,抬手捂着奶子。

  「紧张什么?」老头道,「耍耍而已,又耍不坏。」

  「你——你混帐——」女友怒了。

  「说,要不要,不要我明天就找地方贱卖了它。」老头心里一乐,却并不急,就算是最终玩不成,这调戏调戏也好嘛,反正她不会跟她父亲告状。

  说着,老头两手就往女友奶子上伸去。

  「不。我不。」女友侧了一下身,把左侧肩膀挡在了老头前面,老头就伸出一只手抓着女友的搂着她右边肩头,一手扶着她左手肘部。又嫩又有弹性的年轻肉体,老头鸡巴的反应更强烈了,不过,还没有硬起,毕竟老了。

  「你的玉佩值多少钱?」老头把身子贴近女友,问。

  「四千」。女友往里移了一步,拖着哭腔道:「你就给我吧。」

  「给你。」老头又把女友往里推了一步,「耍耍奶子就给你。」

  「不耍。」女友道,「你和我爸关系那么好,怎么还这样?」

  「奶子耍耍又耍不坏,耍耍就值四千,多好。」老头又把女友往里推了一步,「我和你爸关系好才这样,如果是别人得肏肏才给。」

  「你?」女友又被推着往里进了一步。

  一步三推,一步三推,一共不到十步的距离,两人女友往外推,老头往内推,女友还是被老头推到了女浴里。

  终於,女友靠在了墙上。

  「耍耍又耍不坏,耍耍奶子就值四千。」老头的话在女友的耳边回响,她靠着墙,闭上了眼,两手交叉在胸前挡着两个奶子,身体颤抖着,感觉着老头的动作。

  老头把两只色手放在了女友两个奶子上缘,两手的指头挤在老婆的胳膊和奶子之间要去摸她的奶子。是的,不摸到乳头不算摸奶子。要摸,就要先摸奶子,擒贼先擒王嘛,摸乳就要先摸乳头,只有摸到了乳头,在女人心里就算是整个奶子都被摸到了,就会放弃对整个奶子的防护。

  「你要不要玉佩了?」女友捂的还挺紧。听到老头的话,铁青着脸,还是咬着牙没有说话。

  这时,老头低头看了看,只见女友的两条腿叉着,两脚之间约有四十釐米,心生一计,抬起一条腿,把膝盖顶在了女友的两腿中间。

  「啊!」女友叫了声,两手撒开奶子同时去扒拉老头的腿。此时,老头趁机用两只手握住了老婆的两个奶子。

  「啊!」女友又叫了一声,一边夹紧腿去阻挡老头攻击自己的阴部,一边收回双手去扒老头的手。

  老头的手并没有闲着,两手的食指快速的拨弄着女友的两个乳头。

  「啊啊啊。」女友全身一下子酥软了起来,身体前倾,靠在老头的身上,嘴里不断的叫着,两只手无力的划拉着。

  女友的上衣本来就三个扣子,而上边一个因为来的忽忙,只扣了一半,此时已在两人的纠缠中松开了。

  老头又揉搓了几下,用肩膀把女友的头撑起,把她按在墙上。女友的两手无力的搭在老头的手上,嘴里说着:「好了,好了,不要了,这样就可以了。」
  老头喘着粗气,松开一个奶子,女友也松了口气,抬起一只手捋了一下垂下来的长发,而老头却趁此时,把剩下的两个扣子解开了。

  「这才是开始,这是摸奶子,可不是耍奶子,我要的是耍整个的奶子。」老头的双手同时插向女友的两个奶子。

  「啊,不要啊。不要了。」女友急忙去推老头,却已晚了。

  老头左手全掌握着女友的右边整个奶子,右手则把她左边的奶子捏扁,把乳头挤起,因为女友的乳头有点小,虽然硬起,仍不大,而后张大嘴巴含住了整个乳头还有乳晕。

  「你看,你还说不要,你的小乳头都硬了,表示欢迎了呢。」老头调笑道。
  此时,女友的动作很是经典:两腿紧紧闭着,此时老头的那条膝盖还顶在她的阴部,只是没有顶的那么紧了。阴道深处的痒感,既让她感到了不对,应该去阻挡那条腿,而却又是那阴道深处的痒感,让她阻挡那腿的撤离。刚才老头只顾着上面了,腿上的力气松了些。

  「说好的只耍,耍奶子的,你把你的腿拿开了,不要顶我的屄屄了。」女友哑着嗓子叫道。此时,乳头上传来的痒感一股一股的冲击着女友的全身。

  「好。」老头吐出女友的乳头,道。他松了腿,不再顶着女友的屄,但脚仍插在她的两脚中间,女友急忙收了收腿,却没想到老头的脚还在中间,无奈之下,只好收紧两条大腿。

  「好了,耍完了。」女友又去推老头。

  「还没有,先告诉我,刚才什么感觉。」老头手里握着女友的两个奶子,盯着女友的眼问。

  女友的脸一红,把头转向一边,躲避着老头的目光。

  「不回答?」老头紧盯着女友,去亲她的嘴,女友又侧了侧脸躲避着。老头又问,「你的乳头可告诉我答案了。你看,我刚才吸过的这个乳头不变大了。」老头双手的中指又在女友的乳头上拨弄了一下。

  「啊!」女友叫了一声,身体颤抖了一下。

  老头插在女友两腿中间的那只脚又慢慢用力,顶在了她的膝盖中间。刚才因为老头的嘴吸自己的乳头产生的快感又随着他的嘴的离去而离去本来就产生了一丝失落,而又随着他拨弄自己的乳头,又是鬼子二进家门,却比刚才更强烈,她的两腿仍想去夹紧不让老头的腿侵入,可两腿中间的那个地方,却越来越软,没有力气继续产生了。

  而且,这种快感比自己男友玩自己奶子时更强烈,女友心里有了一种特别的感受。后来女友仔细分析自己的心理状态,这种特别的感受,一种是屈辱,不过在那一霎那并不那么强烈。二种是那种别的男人侵犯自己的感受。三是男友对自己是温柔而老头是粗野的,给自己的是另一种感觉。怪不得张爱玲说,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理的通道。女人是感性的,是情绪化的,心理很容易随着生理状态的变化而变化,从斩钉截铁到温柔似水,往往就是一霎那。

  女友的两只手抓着老头的双肩,紧紧地抓着,不知是要把老头拉向自己,还是要推离。而她的头往上仰着,眼珠上翻,嘴大张着,似乎要呼喊,却又叫不出来。

  女友无奈的一边推着老头,一边也是感到疑惑,也是本能的反应,这老头是怎么玩的,让快感一阵阵的,她低着头去看老头。

  老头的嘴里含着一个乳头,拼命地往自己嘴里吸着,尖尖的笋乳已被他吸进了大半,乳头碰到了他的舌跟,乳头连同乳晕都被他的舌头拨弄着。

  另一个奶子则完全被老头握在手里,老头的食指快速的拨弄着女友的乳头。
  「啊不,我不要,我不想这样,我这不是偷情了吗?我不要。我不要玉佩了,我不想偷情。」女友竭斯底里的喊道。

  「不要?」老头也是累了,吐出女友的乳头,女友抬起一只手去捂,却没有老头动作快,这个奶子又被老头的另一只握住了。

  「不要?」老头的两手上轻轻用了点力气,「现在不要也得要。」说着,老头又去亲女友的嘴,道:「现在不要也已经要了不是。」

  「你,这个流氓。」老头占了便宜又卖乖让女友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是流氓的你舒服吗?」老头嘿嘿道。

  「你,哼!」女友是又气又怒,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这样才是流氓。」说着,老头竟然把大裤头褪了下来,露出了那微微勃起的阳物。

  女友也顺着老头的动作瞅过去,咦?什么东西黑乎乎的,还在一翘翘的?女友又看了一眼,明白了是什么,脸一红。

  「你,不要。」女友闭上了眼。女友这个不要不知指的是什么了?老头在脱裤头时,两只手离开了女友的奶子,那快本来源源不断的快感顿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下子让她如果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唉,这就是反差啊,此时此刻,她得到了以为宝贵的快感,却失去了宝贵的贞节,这是多么的矛盾啊。
  「说,我是不是在耍流氓?」老头道。

  「不是。」女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那是什么?」老头紧追不舍。

  「我,我不知道。」女友把头别向一边,「我是在给你玉佩。只是耍耍奶子。」老头道。

  「嗯。是在给我玉佩。」女友应合道。

  「就是,老实点让我好好耍耍。」老头的一只手提着裤头,一只手又摸向女友的奶子,「你老实点,我耍的痛快,你也被耍的舒服。而且很快就耍完了。」
  「哼。」女友轻哼一声,却显然被老头说动了,对於老头伸过来的手又去挡,却是一点力气也没用上。只是轻轻的往后靠了靠,紧贴着墙。

  再下来的事情,我就都看到了。

  而女友真是天真,怎么就没想到先看看那玉佩呢?唉。

  ==第二次被老头肏:上门要玉佩又被肏在澡堂里被强奸了的第三天,之所以不是第二天,因为那晚女友高潮来的很厉害,小腹、阴道也被肏的很痛,第二天休息了一天。还有,也是因为这平白无故的丢了玉佩还被人给肏了,这心理上怎么也说不过去。这买卖做的太亏了。

  对於女友,好在我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我不在身边,她的心理压力相对来讲还小一些。

  第三天去找老头,因为第一天玉佩没有拿到,反正已经被肏了,再怎么着的玉佩得拿回来。

  在同样的时间,老婆也不敢去早了,怕有人,万一争吵起来不好。结果,又一番调戏后,又肏了一次,就是在我看到的那个澡堂隔间的床上。

  到了澡堂里,老头又在拖地。看到女友,又惊又怕,但看看女友的脸上,怒意中却是有夹杂着一丝的春意。

  「你,你怎么来了?」老头问,看看外边,大门让女友随手给关上了,心里放松了些。

  「怎么,怕了?」女友一横,「我来拿我的玉佩。」

  「哈哈。」老头放下了心。

  「怎么?不给?」女友一急,眼泪又要往外跑。

  「给,怎么会不给呢?不过——」老头此时心里完全没了那种女友是来找他算帐的担心。

  「快给我,这次没有什么不过,快拿来。」女友逼近了一步。

  「哼,来吧,跟我过来。」说完,老头转身就走。

  女友跟着老头进了隔间。

  「在哪?」女友问。

  老头猛地褪下裤头,坐在床沿,指着自己的鸡巴对女友说:「在这。」
  女友脸一红,把头转向一边,「老流氓,快给我。」

  「哼,爱要不要,要就给我把鸡巴弄硬了,上次肏你让你太舒服了,把我的鸡巴累的不管用了,我得让你再给我玩玩试试管用不?」

  「你混蛋。」女友红着脸怒骂。

  「我两个蛋。」老头嘻笑着道。

  「流氓。」女友又骂。

  「嗯。我是流氓。我讲理,我是讲理的流氓。只要这次试验着鸡巴管用,我就给你。」老头说着,就抱住了女友。

  「你!」女友去推老头,可是,尽管老头年龄比较大,也仍是经常干体力活,还是有点力气的,女友尽管年轻,毕竟也是个女人,还是被老头压在了床上。
  老头在把女友压倒的过程中,一条腿顺势分开了女友的两条腿。

  老头趴在女友的身上,两手托着她的双脸,让她的头不能随意的扭动,看着那粉面桃花,乌黑青丝,女友也睁大眼睛盯着他,两手撑住老头的双肩。

  这样看了二三分钟,老头突然抬起手,将女友额前的一绺青丝扒拉到一边,在她那光光的脑门上亲了一下。

  女友突然心里一软,心里长歎了一声,撑住老头肩膀的双手突然没了力气,松软的耷拉了下来,闭上了眼。

  「嘿嘿。」老头轻笑一下,看着眼前的猎物,这突然从一头愤怒的豹子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这种征服感真的好刺激,好爽。

  老头趴了下身,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女友身上,两手顺势按在了女友的两个奶子上,各有两个指头,在她的乳头上拨弄了一下。

  「哦。」女友轻轻呻吟了声,调整了一下姿势,来承担老头的体重,又把两腿分的大了些,而老头也顺势调整了一下姿势,那还没有变化的鸡巴也正好压在女友的阴唇的位置。那热热的感觉传导到女友的阴道上,她颤抖了一下,身体又软了一些。

  心里有些痛,有些痒,有些渴望……

  老头把自己的嘴贴在了女友的嘴上,含住女友的两片嘴唇,很自然的把舌头插进了女友的嘴里,一股清香,仿佛仍是处女的芬芳。

  而老头嘴里的咽味,让女友感到一阵噁心,可阴道和乳头两个地方正慢慢传来的快感压过了这丝噁心,使得她情不自禁地吸住了老头的舌头。

  一条是青春少妇清香芬芳的玉舌,一条是乾巴老头烟薰火燎的肮髒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两的唾沫不断的分泌出,从两人的嘴里流了出来。

  老头抬了一下身子,倒出一只手来去解女友的扣子。这次女友来就有所防备了,穿的是长衣长裤,上衣五个扣子,扣的紧紧的,奶罩也是全罩杯的,内裤是平角内裤。可是堡垒,往往是在内部攻破的。

  老头笨手笨脚的去解女友的扣子,而两人的舌头仍没有分开。女友反而吸的更紧了,毕竟在性事中,女人是被动的,脱衣的事应该由男人来负责。

  但老头却笨手笨脚没解开,原来她上面的扣子还那种挂的,老头没有见识过。女友就轻轻咬了一下老头的舌头,倒出一只手来解开了上面比较难解的两个扣子,而后老头又解开了女友剩下的三个扣子。

  哇!老头心里惊歎一下,两手放在了女友的两个奶子上,几个指头从罩杯的下边往女友奶罩里插,却紧紧的并没有插进,就又改变方向,从罩杯上缘往下插,却仍没有插进。

  女友就侧了侧身,别过一只手,自己把奶罩后面的扣子解开了。老头那两只色手就迫不及待地把罩杯往上一掀,插了进去,握住了两个已经硬起的奶子。
  「啊!」女友叫了一声,吐出了老头的舌头,全身颤抖了一下,在霎那间变得僵硬。

  老头往下退了退身子,两手把女友的罩杯掀到了她的奶子上面,那罩杯弹性很好,又要往下落,女友就抬了抬肩,把罩杯往上掀了掀,两个奶子完全的呈现在了老头的面前。

  老头两眼盯着女友的两个尖乳,那本来瘪瘪的乳头已经硬起,似乎是在向他打招呼。老头猛地低头下,含住一个乳头。

  「啊!」女友叫了一声,原来老头动作太猛,牙齿上的力气大了些,咬痛了女友。

  老头顿了一下,并了并牙齿,又开始吸女友的乳头,把整个嘴巴张的大大的,尽可能的大,然后把女友的整个乳头吸了进去,又吐了出来。用嘴唇在那乳头上轻轻碰了一下,又伸出舌头在乳头上舔了一下。又看了看。

  感觉到老头没有动作,女友感到奇怪,睁开眼看了看老头,问:「在看什么?快点吧。」女友有点不耐烦,是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

  「嘿嘿。我在找小孩子吃奶时奶水出来的奶眼。」老头嘿嘿一笑,如同个孩子。

  「去你的。」女友又闭上了眼,道:「我还没有孩子又没喂过奶怎么会看出来?」

  「嘿嘿。」老头用嘴唇咬住乳头,慢慢的往嘴里吞,接着又吞下了乳晕,又慢慢往里,随着他的嘴张的越来越大,一大半的奶子都吞里了嘴里。

  老头的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揉搓按压挤,轻拢慢撚抹複挑。

  一阵阵极痒的快感冲击着女友的大脑,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仁义道德,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忠诚贞节在这一霎那全部都消失不见,这种快感让她感到体内缺乏一个东西的冲击,她的双手在老头的身上胡乱的摸着,去寻找着那个东西。从老头那慢慢光滑的背上,两手乱滑着,又慢慢下移,摸到了老头的大裤头的腰带,哦,对了,是这里,自己所渴求的那东西是在这里。女友的手抓着那大裤头的腰带就往下拉,那没有拉动,又拉了下,又没有拉动。

  而此时,趴在自己身上的老头又换了个奶子,这舌头的拨弄再加上体温,带给乳头的快感要超过单纯的指头的按压和拨弄,那快感来的更猛更急。

  「快进来吧。」女友很是渴望,一是心理上的渴望,希望能干紧完事,拿到玉佩结束这件事。二是生理上的渴望,自已的阴道已是痒痒至极,自己能感觉到阴道在痉挛,在抽搐。

  女友伸手在老头的胯下摸了摸,哇,好大的一个东西,又抬手抓住老头的腰带去往下拉老头,仍没拉下。突然明白了,老头这个大裤头是有腰带的,这条腰带是条细绳,前面系着,得把前面解开才能脱下,女友的两手又摸到老头的腰前,好不容易找着那两条带子又用手一拉,却拉错了,本来是个活扣,拉成了死扣。
  「怎么?骚货?受不了了?想要大爷的大鸡巴了?」老头也感觉到了,就放开女友的两个奶子,两腿跨在女友两腰间,伸手去解那扣子。「说,大爷我的鸡巴大不大?」

  「大。」在老头解扣子时,女友看了一眼那胯下垂着的东西,也把自己的腰带解开了,要知道,为了防备再次被调戏,她来时也是长裤,系着腰带,老头要解也得费一番功夫,却没想到,最终竟然是自己主动去解开。

  「快点嘛。」女友的身体在颤抖,在渴求,伸出一只手去帮老头解,又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摸着老头的大鸡巴,还是没有硬起,却是粗了一些了。

  「好吧,贱货。大爷就先让你高潮吧。」老头确实是老了,但为了面子,又道:「扣子让你扣死了,先让你舒服会,一会解开了我再好好肏你。」

  说完,老头躺在女友一侧,亲着她的嘴,和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然后左手从她脖子下边伸过去,抓住她左边的奶子,而老头的另一只手又把女友的右边的奶子往左边的奶子一靠,让老头的左手同时抓着女友的两个奶子。然后,老头的右手又伸向女友的胯下。

  「啊!」在老头的手碰到自己的阴蒂时,女友大叫一声,身体开始弯曲。
  同时,老头的手没有停下,两个指头插去女友的阴道,那里早已湿滑,淫水滔天,汁流成河,毫於阻拦,两个指头全部插了进去产。

  「啊————啊——」女友并起腿,紧紧夹着老头的手,一手抓着老头的胳膊,一手抓着老头那未完全硬起的鸡巴,不停地颤抖着。

  好大一会后,女友蜷曲着身子,闭着眼,全身颤抖着,手里轻轻的放在老头鸡巴上,眼看就要睡去,却又想起了什么,那只手用力抓了一下,老头仍没有坚挺,就是稍稍硬起点。

  「你到底行不行啊?怎么玩了这么长时间还硬不起来?」女友睁大了眼问。
  「当然行啊。就是上次肏你肏的太猛了。」老头扔在耍着女友的奶子。
  「应该是你不行了吧。我老公一天可以做两次呢。」女友推开他的手,她感觉自己的乳头要被老头摸的掉了皮似的。又见老头的鸡巴没有反应,突然有了一种报复他给自己出气的想法。

  「两次?哈哈,一次三分钟?」听到「老公」这个字眼,老头的鸡巴猛地硬了一下。

  「去你的!咦?这怎么说着话突然硬了些。」

  那是当然,老头伸出双手紧紧握着女友的两个奶子,慢慢用力,道:「当然了,肏别的男人的老婆就是刺激啊。」接着,老头颤抖了一下,那要已经半挺而不硬的鸡巴又硬了些。

  「来,你这个别人的老婆,让我肏一下。嘿嘿,如果在你老公面前肏你,会更刺激。」说完,老头的鸡巴完全地硬了起来,龟头急剧的颤抖着,一股股的冲动往前挺着。老头又像起了那天晚上在浴室的后面偷看的人,他已经肯定,那就是我,他就是当着我的面肏了我的老婆,啊,是女友。虽说还没有那纸婚书,却也是我的女友,这占了别人的女人就是爽啊。

  「你变态啊。」女友道。

  「骚货,贱货,你不是嫌大爷的鸡巴不硬吗?现在硬了,快上来吧。」老头大叫。

  「哼。说话文明点啦。」女友推了老头一把,老头借势趟在了床上。

  女友又了看门外,胯在了老头身上,伸手握住老头的鸡巴,闭上了眼,先用那龟头在自己已经湿透了的阴道口蹭了蹭,然后又用两个指头分开了一下两片阴唇,让阴道口对准老头鸡巴,慢慢坐了下来。又痛又痒,痒中有痛,痛中有痒,套弄到一半时,女友停下来,又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慢慢坐了下去。

  女友开始套弄起来,套弄了几十下后,老头猛地坐了起来,两手紧紧抱着女友的屁股,把她的身体用力的压向自己的身体,随后两手又下抄,揽住女友大腿跟,往自己身体挤,女友配合着他的力气的方向,阴道一点也没有离开老头的鸡巴,只是轻轻的前后做着相对运动,此时,老头的鸡巴已经插到了她阴道的最深处,不过,她感觉不到,因为她的整个阴道都又痒又麻,快感一阵一阵。

  「啊!——骚货,我出——来了——」老头猛地抱住了女友,不再动弹。
  女人也紧紧抱着他,把自己的一个乳头塞进了老头的嘴里。

  两人又一起颤抖了几下,重重的躺倒在床上。

  女友紧喘了几口粗气,抬了一下屁股,老头的鸡巴滑出了一半,而又一股残存的麻痒又传上了头,女友不甘心地把身体又趴下,而那尚未完全软下去的鸡巴又进去了一点。

  女友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终於,老头在自己阴道内的鸡巴完全地小了下去,女友夹了一下,阴道里空的很,就鼓了鼓劲,翻身坐了起来。

  「好了,老流氓,我的玉佩可以给我了吧?」女友问。

  「不是我骗你,」老头睁了一下眼,又合上了,一只手在女友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道:「那玉佩我真的没有见到,应该是让那几个娘们中的一个拿走了。」
  「你!」百般滋味拥上心头,女友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抬起手,在老头那已经缩成了一小团的鸡巴上狠狠拍了一下。

  「啊!——」在老头持续的惨叫声中,女友套上衣服走了。

  唉!

  玉佩没有拿到,应该是被那些去洗澡的娘们给拿走了。

               *******

  预告:下篇是后三次被肏.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